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一盌須彌天地⼩


粉青海棠紅茶盌

    我想每個人的生命之中都有一些事物讓您無法忘懷,茶盌,似乎就在我生命中扮演著這樣的角色,我每天都會花一點時間與茶盌獨處,他像是一個說書人,我可以捧著一只茶盌,聽著天地的脈動,他也像是一個平衡者,在我心煩意亂的時候,一只茶盌,可以平衡我紊亂的腦波,而茶盌的易親近性,也讓我在創作上有極大的發揮空間。

    因為自身的創作屬性,我擅長用線條與釉彩來訴說對人、事、物的情懷,我覺得「感受」往往比訴說更直接且精准,茶盌,只剩下線條、圈足與釉色,因為其單純性,反而沒有雜質的承載了更多的情感,與創作大件作品不同,在塑形每個茶盌,我常讓自己處於無概念的狀態之下,用很單純的直觀美感去勾勒每一個茶盌的線條,而且在土胚陰乾的過程當中,我就會很習慣的用雙手去捧每件茶盌,感受他原生的力道,開始思考用什麼質感的釉彩去搭配,所以在我心中,茶盌,是用碗的形態,去訴說了天地無垠之寬廣遼闊,似乎就像自古以來的大成就者一般,用人的形態,去佈道。

    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我認為,茶盌似乎就是我創作的道,他可能沒有直接且具象的故事,但他完全承載了我創作的原生力,請您一道感受,拋開既有的認知,我想會有很特別的感覺。

    我常說,茶盌是雙手的延伸,是否有可能讓每個茶盌,成為創作與欣賞者的共同觸角,人與人初次見面,習慣用握手作為第一次的接觸,而當您捧著一只茶盌,也代表著與最真實的我做第一次的連結。這是真實的恩典。

利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