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第二十回 表情傳神舞大戲,氣質迥異汝來惜。



在陶藝的賞析裡頭有兩個名詞很傳神,分別為「表情」與「氣質」,表情是創作者所負責的部分,所以創作的人比需把表情做的到位,而氣質就是作品所散發出來的韻味,台語有一句話「這個人的氣質跟我很合!」所以氣質這一端就像青菜蘿蔔各有人愛,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

首先我們來談談表情這一區塊,已當代陶藝這一個類別,有我喜愛的青瓷、冰裂,有青花、彩繪也有日本的志野、萩燒等等,不同的類別皆呈現不同的表情與氣質,當然這些類別的外觀也都有很大的差異性,一位稱職的陶手不只是單純做出外觀的不同,還會深究每個類別的內在美,藉由細微的觀察與堅持,利用傳神的表情散發出特有的氣質。

舉例來說,京劇霸王別姬這個橋段,最記得當代傳奇劇場的吳興國老師在詮釋項羽聽到四面楚歌時的眼神,同樣的一副花臉,吳老師的眼神真的讓我感覺到的霸王驚恐與不安,我想這就是細膩與真功夫。

粉青膽瓶
青瓷系統有一種釉色稱為「粉青釉」,假如您有機會到臺北故宮的話,一定要往南宋官窯的展區來探索這支溫潤的釉系,若簡單用外觀來區別,匆匆一瞥,粉青就像是粉綠色的釉,不過若仔細探究其表情,粉青釉質就像優質少女的皮膚一般,水潤透亮,白裡透出淡淡的青玉色,充滿生機,甚至用手去輕撫,您都可以感受到飽滿的水頭,到位的粉青,那樣的氣質非一般塗塗抹抹的可展現出來的,因為那是由內而外自然的散發。

我常說:「利用欣賞人的方式來入門藝術品」,我們自己都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樣氣質的人,喜歡一個人,是很直接的,並不會去計算他眉毛彎曲的角度、大腿與小腿的比例,藝術品亦然,青瓷的溫雅性,彩繪的故事性,日本傳統陶瓷的古樸,不同時期的心境,可能使您與不同的系統有共鳴。而在自己創作生涯中,我發現我似乎只是專注于「幫」每件作品做足表情,粉潤的粉青,細膩的天青,深邃的砧青等等,都散發著獨一無二的氣質。

粉青茶盌

朱熹「半畝方糖一鑑開,天光雲彩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是否藝術創作與賞析也正是如此?那道活水或許是對萬物無盡的感動,而藝術圈就像一塘水,我想越多的活水注入,更能讓這塘水真正達到清如許的境地,願諸位創作者盡力舞出最真的表情,也願更多的朋友能夠找到與自己氣質相投的作品。

----第二十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