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4日 星期五

第十九回 先天俱足此生美,見由高降大雁飛。





不知道您有沒有發現,好像早晨的思路特別明晰,而且心情也相對輕鬆許多,早期我還在電子公司寫程式的時候,總是習慣在早上的工作時間將特別困難的部分完成,下午就處理一些相對簡單的區塊,因為我發現,越接近一天的尾聲,工作效率越不好。以前我們常以為是因為工作疲乏了,隨著不斷的探索生命,原來,這裡頭是有玄機的,而且我也發現,是可以用很簡單的方式讓身體處於愉快的能量場當中。

追根究底,大部分的教育訓練,容易讓我們將注意力放在我們所「沒有」或「不利」的事物上,當然,以正向地思考來看,這樣的教育,提升了人們積極追求的特性,不過當中的問題出在主流這會不允許讓天賦自由,若運氣好,一個孩子的天賦在數學,可能就會比天賦在編織上的孩子過得快樂,所以簡單來說,快樂與滿足的本質似乎就建立在欣賞自己所擁有的。的確,我們沒有的東西多到數不完,但我們所俱足的也很多很多,不是嗎?



回到前段所說,早晨剛起床,大腦好像剛放完電,昨日塞滿大腦的垃圾訊息在前一晚的睡眠當中已釋放,所以會發現一大早總是對今天充滿希望,不過隨著一整天的生活經驗,尤其現在facebook 這樣的流行,看來看去都是朋友吃喝玩樂的消息,不自覺的,心中出了比較的心態,很容易開始將注意力放在自己所沒有的事物上,而這種負面心態是很耗能量的,最糟糕的是,我們並不自覺。

我的導師曾說,我們每一個人來到人間的時候,因為要來學習不同的課題,上帝都給我們最好的配備來經歷這一切,但一裝上地球人的大腦,就通通把它給忘記了,就好像一位天生的狙擊手去怨恨上帝沒給他如坦克般的身體,卻忘記了自己有靈活的身軀與冷靜的意志力。但這一些概念都只是頭腦的想法,並不會影響到我們本質的完善。



自己剛從事陶藝創作的時候,我總是覺得為什麼我沒有雕刻家的雙手,可以將一件作品做到惟妙惟肖,這使我覺得很沮喪,後來我發現,我很擅長用線條與釉彩的搭配來訴說對人、事、物的情懷,作品雖然抽象,但也有不少朋友能夠很直接的感受到作品的力度,我想若我不去珍視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我可能沒有辦法創作的如此愉快。未來我可能也會嘗試較具象的創作,或許會有不一樣的可能性,但不再覺得自己不夠好,而是開始去「恢復」本身已俱足的技能。

三年前我開始學習靜心與冥想,我覺得一天花一點時間與自己的身體共處很棒,利用簡單的呼吸與導引,可以讓我們將專注力從紊亂的大腦轉移到自心,當曾經超脫大腦的束縛達到寧靜的真滿足,我想您用遠不會忘懷那樣的極致大美,自古以來,人們都在追求生命的極致與答案,有人說是開悟,有人說是回到天國或是羽化成仙,我想,就從發掘自己的天賦開始吧!

----第十九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