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第八回 古文真性訴傳情,寰宇大愛燃明心。



「關關雎鳩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一談到詩經,這是人人皆可朗朗上口的一段,若您不是中文系畢業,或平時也沒有花很大力氣於中國文學上,由於詩經年代離我們比較遙遠,或許會覺得詩經艱澀難懂。那也只是我們不熟悉的緣故,與美的本質無關。


詩經原名一個單字「詩」,後來後面加了一個「經」字,使得大眾對她的認知總是被中華傳統固有文化所束縛,總覺得彆扭了起來,原本很瀟灑的:「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負絲,來即我謀。」若我們去看「標準」翻譯,似乎有點不自然。我想,長期下來,我們為藝文(藝術與文化),扣上了一個很沈重的帽子,太多的概念認為藝術應該怎樣,不應該怎樣,使得我們在欣賞藝術時無法用很輕鬆、自然與純粹的心態去品味。

我們都知道,詩經就是「詩歌精選」,很多作品的作品皆已不可考,若用很輕鬆的心態來看,大多是一些睹物思懷的創作,尤其是「十五國風」系列,說俏皮一點,我們的「採茶歌」可以歸類在「風」的系列,您可能會覺得,採茶歌這麼民風的作品,怎麼可以與詩經相提並論!現在請您試試看,用無負擔的心態再次讀「關關雎鳩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這段,是否覺得那是一種真情流露,很直接的心境表達?創作本意似乎並不在乎沈重的「四維八德」,就是這樣純粹與單純,感動就是這樣天然與無添加。


我很喜歡原住民在山林的歌聲,吶喊聲在山林間輾轉繚繞,有時可能只是夥伴互相吆喝,句句來來往往,好像在打太極一般和諧,而且他們從不排練,那是最美的即興演出。還有客家採茶姑娘唱「採茶歌」也是令人喜悅,我們可以發現,看似枯燥且繁忙的工作,因為正向的歌聲,似乎讓一切都有意義了起來。這些自然抒發的作品充滿了真性情,而且充滿了療癒的力量。


我很感激與我合作的藝廊,他從不左右我創作方向,我們喜歡站在不同角度分享彼此對生命的看法,也因為如此,我們可以保有初心,一個碗一個杯,都可以是愛的化身,我師父曾說:「世間最大的力量是愛,她是創化一切的源頭」,我相信,因為創作時被無私大愛所充滿,也讓每位與作品邂逅的朋友們,可以憶起我們與萬物無分別。



有個朋友對我說,她常常與先生隨身帶著一對我做的杯子到Starbucks喝咖啡,我覺得實在太酷了,她不是為了表現自己與眾不同,或許一個單純的杯子,可以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美好,當喝咖啡不只單純打發時間,一件作品可以讓人開始享受一點一滴的生命過程,也許這才是藝術的本質、美的真諦。
----第八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