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第三回 美玉雅石磬聲揚,時空之美彩虹光。




若注意您母親手上,可能都會有一個玉鐲子,中國人喜愛玉器,這可以追朔的兩千五百多年前,隨著遠古、過去到現在,我們對玉器的審美觀都不一樣,對玉的情懷已經深入了我們的DNA當中,所以生在現代的您,喜歡玉,已是如此自然。

中國人對玉的定義為「美的石頭」,與西方不一樣,西方人的認知是以硬度來區分,由此就可看見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我想「美」的定義很難用簡單的一兩句話去詮釋,或許我們可以嘗試用更多的感覺去體驗「美」,而不是只流于眼睛的視覺上面,所以「美的石頭」就不單單僅止于於紋路與花色,我想從歷史的經驗切入,由玉的審美,似乎也讓更開啟了我們在藝術賞析的視野。



遠古時期,祖先們崇尚「玉之德」,當時尚未發展出孔孟的儒家思想,德--最早代表著「天賦」,他們深信,玉器蘊藏著日月精華,藉由佩戴,可獲得自然靈性的力量,甚至達到神人合一。我們屏除迷信的層面來看,其實這個觀點是非常科學的,現在常講的自然療法、氣功,森林sap,不就是連結自然元素進而平衡自我的能量。所以此時「美」的認知,也許是回歸本質與崇尚自然的想法。

到了漢代之後,玉之德演逐漸變成儒家思想的品德,從較感性的靈性層面,轉向較理性的生活態度,從玉的特性演伸至代表君子的智、仁、勇、義、潔等情操,此時「美」的認知,或許是一種態度,所以您是否發現有的人就很自然地散發出一種魅力,令人想要親近。

不管您是否讀過紅樓夢,是否總是對住在瀟湘館的黛玉總是又憐又惜,曹雪芹的筆中並沒有對林黛玉的出場有過詳細的穿戴描述,看完八十回,總覺得黛玉就像個白衣仙子一般的夢幻,我想,這是中國式的美,是一種摸不到、看不到的美,但感受確實如此真實。

藉由對玉的欣賞,從遠古大地自然的情懷,到過去高風亮節的生活態度,我們不禁發現,真正的美在於過程,那是一個時間與空間的綜合表現,欣賞一件作品,我們或許只能「看」見最後的成品,用肉眼的確只能看見三次元的瞬間,可是不可否認的,我們好像不是這麼狹隘,您可以感受到馬友友詮釋音樂的味道,您也可以捧著一只茶盌,似乎感受到宇宙就在您手中運轉著。



曾經有個故事說,在彩虹的另一端有個寶盒,有個小男孩花了一輩子的時間總算到了彩虹的另一端,打開寶盒一看,裡面竟然是空的,故事到此結束。有趣的部分就在這裡,原來真正吸引人的是通往彩虹一端的經歷,若今天小男孩用「小叮噹」的任意門快速達到彩虹的另一端,那等他的就真的是一個空空的寶盒,但他是用生命去經歷、負責地走完所有的過程,空空的寶盒代表的是原來寶物在過程當中,早就一件一件地交給了男孩。

我深深覺得,美是無法做假的,每件作品都是有其生命故事,其實沒有必要去掰一個故事拼湊上去,不知所云的一件成品,就算披著再美的外衣,終究是不知所云。所以由中國人對玉的審美,推衍到生活態度,這是大地賜予我們禮物。

或許拉開生命的洪流來看,生命不就像一塊玉熟成的過成,被元素沁色,大地擠壓,原來,我們都是一塊獨一無二並且美麗的石頭--「玉」。

---------------------------------第三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