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第一回 文武合一話藝術,荒唐心酸任我行。




陶瓷對於人類而言,是一種很特別的「文化產物」,她源自于生活用品或一些祭祀用人偶,陶瓷這個類別,以中華文化的系統來看,用純藝術的表現很少,並沒有展現出個人的色彩,我們有文人畫、有詩詞,卻沒有聽過文人瓷,唯一有探出一點點個人色彩的就是紫砂壺了,似乎陶瓷品味是文人在把玩,工匠是照著文官們的指示去拉胚或是描繪,做出件件精美的陶瓷器。

藝術文化的傳承我們可能不能用這麼簡單的概念去定義,而我很幸運地從事陶瓷的創作,在這個年代,不需要像古代工匠一般照著指令燒製,但卻要身兼文官們的角色,就因為如此,我可以深切的體會工匠們與火共舞時對大自然的崇敬,也可以像文人一般擁抱大自然的感動,兩者缺一不可,,工匠們靈巧的雙手成「術」,文人心中諸多的感動成「藝」,陶瓷的藝術就這樣誕生了。

要動手寫對陶瓷的看法,一開始我也很掙扎,第一,我覺得這是做創作必經的一個歷程,這是一種很私密的情感,別人也不一定會有共鳴,您會真心地欣賞作品就好啦。第二、我也不是作家,要我感動很容易,不過要我把她轉譯成文字,對我而言,可能得花極大的功夫。不過很奇妙的是,原先只是一個念頭,一個小小的火苗在心裡,怎樣也都澆不熄,卻日日滋長。或許將點滴記錄下來,也是我人生的功課之一,也是我對創作的一個交代吧,相信這會是很美的一個過程,也很感謝您與我一道分享這個喜悅。

好一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客倌們,也許您喜愛我的荒唐,或一笑我的心酸,總之,我們已踏出了第一步。
---------------------------------第一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