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1日 星期一

用心做好一件事,就是在刻畫歷史。



What is 歷史?

過去、現在、未來,生命川流不息,現在的一秒,瞬間成為過去的歷史,回想求學時期念的歷史課,裡頭林林總總的全是名人,司馬遷的「史記」 更將裡頭記載的人,分成本紀、世家、列傳等等詳細記載其「豐功偉業」,高中時期我也買了一本史記當作小說在看,彷彿置身其中。

不過歷史似乎與我物無關!

隨著生活的歷練,我才發現,原來,歷史是一艘航行在時間洪流的巨輪,我們都是這艘巨輪上面的一個零件,零件的運轉,決定這艘船的樣子,似乎生命的每個當下,都在刻畫歷史。


從文物看歷史

我們有豐富的歷史文物,我喜歡從一些文物當中去感受歷史,從每個時期的工匠窮極一生的技藝就為了完成一件事,大從吳哥窟的石佛,小到一個小玉雕,每次看到這些雋永的遺產,都讓我感受到專注之悸動。

我深深覺得這些工匠們並不是「刻意」在展現什麼,他們是很平實的把自己給奉獻出去,單純、不要想太多,天真地做好一件事,回頭一看,每天都譜著自己的樂章

吳哥窟大佛

從不同時代的文物來看,我也發現,盛世與動亂,民間百姓安不安穩也會反映在文物上,安穩的年代,人民可以發揮敬天格物的精神,主政者與創作者看著是同一個方向;在動亂的年代,百姓人心惶惶,想要好好做一件事就很難了。

我喜歡雍和宮的味道

上個月我去了一趟澎湖,經過有名的「澎湖觀音亭」,他是澎湖首屈一指的古廟,我很興奮的跑過去參觀,只是很掃興的就是門口的一對石獅,就這樣草率的把它給上色了,其實那對石獅是于西元1889年用很特殊的工法去製作,用糯米、石灰混黑糖完成的,只是很可惜的是,這幾年的修復成果,真的仔細去看,上面的彩繪似乎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會有這樣的落差就在於初衷,是秉著敬天格物的精神,還是完工就好的精神?我想這就是用心的差別吧。

觀音亭的美,充滿了歷史、掙扎與獨特的技藝,他雖然毀壞過,但祖先用心的將它重建起來了,有機會過去的話,或許您可以赤腳在廟庭奔跑,聞聞海風的味道,也許可以感受到先民的心哦。

石獅的眼神...

創作

我一直深信每個人都有觀物參語的能力,一件作品,他在誕生的過程不斷地汲取我的想法與概念,我的喜、怒、哀、樂,我一天一天的創作「史」,都在不經意的過程當中,一點一滴的貫注到作品上,用心,讓我可以將注意力收攝回自己的身上,創作的靈感,都在專注的當下,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來。

用心的創作一切,因為作品,建立起我們對話的機緣。


期許

曹操沒有百萬雄兵打不起來,李白沒有唐代盛世也感動不出來,所以我們都在撐起歷史這個舞台,突然,生命變有趣了,寫自己的歷史,低頭看著自己的腳步,您會寫出一篇自己的列傳。

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我想,人生一輩子就是維持那熾熱的丹心,我認為:用心做好一件事、刻畫歷史的過程,是為了讓我們真正的找到自己,活出本來的樣子。